懒兔子

杂七杂八,想发什么就发什么

嗯,没错了,我也觉得我玩监管者的时候巨tm暴躁.....
呵,又没有奈布,送你们一起上天

无论当初说的如何如何爱,只要删掉账号,删除好友,就再也找不见。
有时我觉得自己算是个薄情冷漠的人,因为我确实爬了很多坑,每到一个新坑,我会找到一个新的同好,我们会热烈的谈论很多很多,就像相识了几辈子甚至想再相识几辈子那样。但是离开了这个圈子以后,通常都不会再与他们联系,我的记性并不好,很多事情都忘得很快,一边走一边丢。
五六年前吧,当时的圈中好友是一个很温柔的女孩,我叫她小蝶,那时候我还是个初中生,她已经是一个小宝宝的妈妈了,就算年龄相差很大,但是我们就是意外的谈得来。后来因为我忙于考试学习,渐渐的淡圈,就再也不联系了。大概是过了一两年,有一回我登上以前的QQ,她马上跟我打了个招呼,我一时竟然不知道做出什么反应,她的语气还是一如当初那样温柔熟稔,但是我却对此感到很陌生,我感到内疚,因为我已经不记得如何与她相处,不记得当时我们都说过些什么,与她打了招呼,扯了些有的没的就匆匆下了线。内疚感一时铺天盖地的涌过来,满脑子只剩下逃走。
有时突然想起很多年前曾经侃天侃地的群,会点开与大家打个招呼,这时候就有好些人会叫出我以前的圈名,但是我看着他们熟悉的群备注却怎么都想不起当时我是怎么叫他们的。

走过一个又一个网络的圈子,看着他们如何兴起如何没落,人们如何相聚如何离散,有时我在想,既然记性很差,不是应该因为毫无负担的不断入新坑感到很快乐吗。
事情有时候就是这么奇怪,我的记性很差,但是所有离散时的无奈寂寞和内疚,好像都一层一层的叠在心里。

16年发的图居然现在被和谐

被安排的明明白白

我:我觉得我该画些什么了
右脑:不,你不想
左脑:伙计,别这样,也许我们能这样这样这样画
右脑:你行你上
左脑:可是我只会写小学生作文
(强迫自己拿起笔画)
左脑:嘿!这跟我们说好的不一样
右脑:我不管我想这么干,不这么画我就罢工
————————

晚安

一个男孩喜欢上了另一个男孩
于是在十五岁那年 他小心翼翼的将这个藏了许久的秘密告诉他
并不意外的 他们在一起了
纵使这段美好的时光不算长久
但他们爱着彼此
就像世界上千千万万的恋人 寻常无奇

三年,他十八岁,他十七岁
他留在了伦敦,他回到廓尔喀
九年,他二十七岁,他二十六岁
久别重逢,在他的心里这是迟来的美好
可是分别已久的恋人却露出敌对的目光
为什么
我已换上得体的衣装
我已手握至高的权利
我已擦净身上的血迹
我已藏好嗜血的目光
我们还可以同从前一样  一样相爱

我可以将你的嘴角用针线缝成上扬的模样
既然你不愿再为我而露出微笑

我可以将你的眼睛换成世上最精美的纽扣
既然你的目光不愿再为我停留

我可以将你的心脏珍藏在我的小阁楼里
既然你的心不愿再为我跳动

你知道的 我是这样爱你
奈布 萨贝达
晚安

当时想到底特律au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杰克是仿生人,奈布是人类,然而真正动笔的时候我tm都干了些什么(ŎдŎ;)
不过想想奈布身为仿生人前中期都是站在人类阵营的,而杰克身为人类却从一开始就站在仿生人阵营,好像也蛮有意思

听说下雨天,精神病和拘束服更配哦

做个杰克推演遇到一堆妖魔鬼怪,只拆椅子还厚颜无耻要抱抱的园丁,人皇魔术师还有他无数次撞断我老腰的前锋队友,大哥大姐,可怜的杰克只是想做推演啊!

让我这种又颓又懒的人每天七八个小时都要装得又乖巧又勤快简直耗尽了我毕生精力.....
人生在世全靠演技,奈何体力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