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左梅郎

无限期请假中

(凯歌)我的机器人男友(四)

*大概就是歌歌想买个家政机器人,结果在小红花的助攻下错买了机器人男友凯凯的故事

*傻白甜

*私设歌歌是摄影师

*我也不懂我这个画手为什么要作死的写文,天晓得我到底能不能写完

——————————————————

第四章

 

这天早上胡歌从起床到吃早饭的整个过程中都没有开口说一句话。

这太反常了。

“歌歌,你哪里不舒服吗?”胡歌眼看王凯的手就要往自己额头上凑的时候,他一扭头避开了,“没有,我很好。”

戛然而止的对话让两人的氛围陷入了一种微妙的尴尬之中。

 

“凯哥,我今天还得回一趟公司,你就别跟来了。”吃完饭,胡歌收拾好了就要出门,

他打开门正要走出去的时候,忽然又停了下来,这样的状态维持了小会儿,

 王凯抬头看他“怎么,有什么忘带了吗?”

“凯哥,“胡歌突然问,“你会做梦吗?”

 

王凯微微睁大了眼,露出惊讶的样子,他的确没想过胡歌会问他这个问题。然而就在他开口的前一秒,胡歌忽然又心虚似的尴尬的笑了笑“没事,我就随便问问。”

说完胡歌便关上门逃也似的快步离开了,他下楼梯的时候懊悔的伸手锤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我真傻,王凯只是个机器人啊,清醒点清醒点。”

 

 

一路上胡歌都心不在焉的,他刚进公司,Ada就激动的跑过来,也不跟他打招呼就往他身后左看右看,

“别看了,凯哥没来。”

“啊.....你怎么不把他多带来几回!.”Ada瞬间泄了气,“老胡,要不你把凯凯的电话给我呗,卖给我也行!”

胡歌讷讷的问:“你不会是认真的吧?”

“珍珠都没这么真!”

胡歌忽然意识到自己还没给王凯备手机,他叹了口气,“手机号的事过些日子你自己找他要吧。”

 

 

转眼临近中午,Ada正一如既往的给大家张罗外卖的事,此时办公室的玻璃门外出现的门卫的蓝色身影瞬间引起了办公室内所有单身狗的注意。

门卫大爷举着手里的饭盒洪亮的喊了一声“谁是胡歌?有人送东西!”

 

胡歌心里咯噔一下,不可能吧?然而此时所有人的目光已经齐刷刷的扫了过来,胡歌几乎觉得自己被钉成了刺猬。他看着门卫手里的东西愣了一会儿,随即瞬间意识到这应该是王凯给自己送来的。

于是在众人的目光下胡歌硬着头皮去把饭盒领了过来,小陈第一个跑上来拍了他一下“不错嘛!女朋友都送饭来了!”胡歌并不想搭理他,面无表情的看着套在饭盒上印着心形图案的粉红色棉套套,嘴角不禁抽搐了一下,王凯你故意的吧?

 

Ada惊讶的看着胡歌“怪不得我说你一直不肯让我给你介绍女朋友,藏得够深的啊!”众人纷纷附和。胡歌眼看大家越想越歪,所谓人言可畏啊,他赶紧扯了一个谎,“没有的事!这是我表妹送过来的!她事先也没跟我说,我也吓了一跳啊。”

 

“真的?”Ada狐疑的问。

胡歌装作漫不经心的笑起来,挠了挠头“我什么时候骗过Ada姐啊。”

Ada冲他坏笑了一下,凑上来小声说“把凯凯号码给我,我帮你摆平他们,成交?”胡歌把心一横“成交。”

 

Ada满意一笑随即转身说:“都散了都散了啊!谁再这么八卦小心这个月奖金没了啊!”

大家面面相觑,最后还是散去了,比起别人的八卦,还是自己兜里的钱比较重要。见众人无意继续纠缠,胡歌也松了一口气,扯了一张便签条顺手写上自己的旧号码塞给了Ada。

 

她攥着便签条明明激动得很却不能在大家面前表现的太明显,借口肚子疼一个人躲到厕所偷笑去了。胡歌表示迷妹的心理自己真的不懂,还是选择默默吃便当比较实在。嗯,不愧是凯哥的手艺。他边吃边想,要是以后天天能吃到这么美味的饭菜,似乎也不错。

 

 

晚上回到家以后,胡歌就把自己的旧手机给了王凯“凯哥,这个你先拿着用,通讯录我清了一下,就存了我的号码,还有啊……”胡歌顿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Ada姐说不定会时不时给你打个电话发个短信什么的骚扰一下,你别在意。”

 

王凯了然的笑了起来“该不是你欠了她什么人情,才拿这个号码抵债吧?”

“你还说呢,要不是你今天送的那盒饭,我能欠她情?你说,你用那个粉红色的棉套是不是故意的!”

 

王凯一脸无辜的看着他“歌歌你可错怪我了,那个是我在橱柜里找出来的。”

“啊?是吗?”胡歌抱着手臂苦思冥想了一会儿,他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王凯问:“想起来了?”

胡歌的表情变得有些奇怪,他笑了一下,“想起来了,几年前别人送我的,我反正也用不着,就压箱底了。”

 

见王凯有些疑惑的看着自己,胡歌连忙又说:“凯哥啊你今天的便当做的很棒,我很喜欢,谢谢你。”

王凯听罢果然开心了起来,“喜欢就好,以后我天天都给你送去怎么样?”这句话的语气不是问句,而是肯定句。看着王凯说得这样认真,胡歌又想起退货的事,忽的感觉喉咙里哽了一下,不自然的看向了别处。

 

 

 

第二天,王凯果然准时准点的来送便当,不过这次胡歌吸取了教训,是不敢让门卫拿上来了,索性自己跑下楼去,和王凯一起坐在公司附近绿化带的长木椅上,边吃边聊。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又是一个普通的早晨,普通的行程表。送走了胡歌以后,王凯又是一个人普通的呆在家里,干着普通的家务。

他看着日历,将今天用铅笔圈了起来,9月20日。

 

这对胡歌而言是个特殊的日子,对王凯而言更是。

这是他和胡歌一起生活的第五天,是他能给胡歌过的第一个生日。也许也会是最后一个。

 

王凯抱起身旁的小猫,被他金属一般冰冷的手抱着的小猫显然不太舒服地挣扎了一下,

“抱歉啊,”王凯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把它放在大腿上,又将双手放在胸口捂热了之后才摸了摸它的小脑袋,对着它说起话来“今天可是你家主人的生日,你开心吗?”

 

“他最近太忙了,今早我见他好像完全不记得今天是他的生日一样,睡得迷迷糊糊的,头发乱的像鸟窝,就跟你似的。”说着他笑着揉了揉猫咪的脸。

 

沉默半晌,他又说道:“还有两天我就要走了,这几天我应该给他添了不少麻烦,明知道他不喜欢我,却还是想呆在他身边,我很自私吧。”他的声音越来越低,仿佛在自言自语。

 

 

这时候门铃毫无征兆的响了起来,只响了一下,隔了一会儿才又短促的响了一声。

 

王凯打开门,只见一个穿着朴素的卷发女孩站在门口,正有些惊讶的看着自己,她怯怯的问:“胡歌在吗?”

 

王凯认得她,准确的来说是见过她的照片。

那是他在胡歌的旧手机里翻到的,日期是两年前的9月20日。照片里的胡歌和这个女孩亲密的搂着,女孩手里托着一块插着小蜡烛的蛋糕,蛋糕上用巧克力歪歪扭扭的写着“歌歌生日快乐”。

 

王凯礼貌性的笑了笑“他现在不在,你找他有事?”

女孩显得有些尴尬,攥了攥手里的纸袋子。

 

“要不先进来坐坐吧。”王凯做了个请的手势。

女孩进屋后坐在沙发上,她说:“你好,我叫林暄妍。”

“林小姐。”王凯给她递了杯茶。

她接过杯子,“谢谢,我没想到他今天没在家,你是他的朋友吗?”

 

“我叫王凯,算是他的朋友。”

林暄妍拿起那个纸袋子“请你帮我把这个转交给他吧。”

“好,”王凯接过袋子,又幽幽的说了一句“没想到林小姐这么重视他的生日。”

 

林暄妍尴尬的笑了笑“朋友嘛,应该的。”说罢她便起身,一回头看见了放在橱柜上的粉色饭盒套,低头露出了一个惊喜的笑。

“打扰了,我也该走了。”

她说罢便离开了。

 

王凯关上门之后站在门口久久没有动作,他拿出了袋子里的围巾,很柔很软,是漂亮的湖蓝色,手织的针线十分细腻,这样一条围巾,任何人拿在手上都会觉得很温暖。

但王凯拿着它只觉得浑身僵硬,在没有旁人的时候,他通常会将维持体温的系统关闭。

他轻抚上自己的胸口,是冰冷的,仿佛一具尸体。

这里面没有心脏的跳动声,只有齿轮与机械运作的声音。

 

刺眼的阳光使窗外的麻雀又叽叽喳喳的聒噪起来,这叫声被玻璃所阻隔,显得闷声闷气。但它们仍旧吵闹不休,似乎竭力想让叫声冲破窗户的隔膜,搅动室内不再安静的空气。

tbc

————————————————————————

最近码字就像挤牙膏。。。怎么看都觉得自己写的好糟糕,删了写写了删。。。快开学了心情好烦躁。。。

如果大家看到这一章有什么病句错字什么的可以抓虫,因为这一章是我一敲完马上就发上来的,错误可能比较多?大家海涵(,,•́ . •̀,,)

评论(32)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