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左梅郎

无限期请假中

【凯歌】我的机器人男友(七)

*我来周更啦

————————————————

第七章

胡歌必须承认,在王凯穿戴济楚闪亮登场的那一瞬间,袁弘和二姐吃惊的表情给了他极大的满足感。

二姐先跟王凯打的招呼,一脸迷妹的说:“亲眼见着可比照片上帅的多了。”袁弘先是跟久违的老友来了个拥抱,马上又上去跟王凯握手更是寒暄的根本停不下来。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热情场合王凯也还应付自如,反倒是胡歌觉得有些尴尬了,上前说:“人在这呢,又不会跑了,有时间慢慢看。”

 

袁弘这才放了王凯的手,终于坐下了,他转而看向胡歌,语重心长的说:“我看着小伙子不错,把你交给他我也放心。”二姐在一边忍着笑,王凯一边给众人倒茶一边笑眯眯的看着胡歌,被盯着的人却假装没看到这眼神,他没好气的给袁弘夹了一块肉“吃,塞住你那嘴!”

 

机器人一落座就习惯性的给胡歌夹菜,要是平时在家也就罢了,只是现在在朋友面前胡歌只觉得臊得慌,拼命给王凯使眼色。

王凯无辜的眨眨鹿眼装作看不懂的样子,“歌歌你眼睛不舒服吗,回去我帮你按按穴位?”

 

看着这人嘴角那可疑的弧度,分明就是故意的,胡歌气的差点没手滑把杯子摔了。二姐默默露出了了然的微笑。

 

袁弘嘿嘿一笑“现在的科技真的不得了啊,你要是不说王凯是机器人,谁看得出来?”

“本来我还不信,今天见着了才知道还真有这样的。”二姐也附和着。

胡歌无奈道:“二姐啊,这不是你帮我挑的吗?”

 

她闻言便笑起来“我说这是个意外你信吗。其实当时我都给你选好了家政机器人了,结果下单的上一秒页面上跳了个框出来,我看着这性能比选好的强多了,价钱也不贵,所以就买了。全球限量一百台啊,还好你没退,不然我这人品不是白爆发了嘛。”

说着她打量了一下王凯,“外表倒是真的能以假乱真了,就是不能吃东西这点最容易暴露了。”

 

王凯认真的解释道,“倒也不是不能吃,只是‘吃下去’也不过是把食物暂时放在防水隔层里,看起来就像是在吃东西了。”

胡歌倒也是第一次知道还有这样的事,他瞧了一眼袁弘,看见了意料之中的惊奇神色,就像曾经无数次两人默契的恶作剧行为,眼神交流的电光石火中,他们达成了共识。

 

正好门一开,一个小巧的金属外表服务型机器人呆头呆脑的拎着一瓶酒进来了。

 

“来,”袁弘激动地先给王凯满上一杯“是好兄弟就喝一杯。”

这时候胡歌夹了一块鱼到王凯碗里“来,不要客气尽情吃。”

 

三个人都用期待的眼神看着机器人,就像小孩子兴奋地围观变戏法一样。

 

王凯决定不负众望,只见他拿起酒杯一饮而尽,三人爆发出惊讶的赞叹声,随后大家又一脸认真地看着王凯吃鱼,二姐还捧着手机录起像来,等他吃完了,二姐又给夹了一筷子“来吃吃这个。”

好好的聚餐不知道为什么变成了王凯投喂大会,直到机器人连连摆手表示吃不下了,好奇心爆发的几人才罢休。

 

 

好久不见的哥俩终于开始叙旧,谈起一些往事时不时的笑作一团。

酒过三巡,袁弘习惯性的把胡歌提溜出去醒醒酒。

 

胡歌晕乎乎的趴在栏杆上看着江面闪着缤纷的倒影,凉丝丝的风吹了一下,他终于觉得清醒了些,接过袁弘递给他一支烟,看着吞云吐雾的那人笑问“你不是说二姐要你戒烟吗?”

 

袁弘吐出一口烟“偶尔抽抽,歆艺也知道的。”

 

半晌,袁弘状似不经意的开口:“我原来以为你不会把那机器人留下来的。”

“嗯?为什么这么说?”胡歌饶有趣味的看了他一眼。

 

“你当时说了不要人形机器人,我忘记告诉歆艺了,”他有些内疚的挠了挠头“自从那时候开始,你好像一直都不太喜欢机器人的吧?”

 

“我是不怎么喜欢。”

“那你怎么……”袁弘不解的看着他,单侧的光线勾勒出这人右眼上蜿蜒的细小疤痕显得有些触目惊心。

 

胡歌舒了口气,笑起来“这也许是你说的我跟他有缘分吧,我就是觉得凯哥跟别的机器人不一样,就好像他真的有自己的想法,就像……”他的声音低了下来“就像一个真的人一样。”

袁弘吃惊的凑过去“你管那机器人叫凯哥?不会吧?”

 

“怎么了?”胡歌倒是看起来一点都不在意。

 

“你以前可从来没跟我这么坦诚的说过对哪个朋友的看法,你老实说,对王凯到底是怎么想的?”

 

胡歌白了他一眼“你别脑补过度,就是朋友,普通朋友。”

袁弘笑了笑“就算你真把这个机器人当朋友,他可未必吧,他那眼神瞎子都看得出来是什么意思,要是有哪个男人这么天天盯着你,估计你早就上去揍他了。”

 

“问题是王凯只不过是机……”

 “你真的把他当机器人看?”袁弘截住了他的话。

 

胡歌心里咯噔一下,空气似乎变得稀薄。这个问题他何尝没有想过,只是每每想起,都会不自觉的回避,然后假装一切如常,只是这一次不太一样,他没法回避了。

见胡歌一下子愣住了,袁弘心里也明白了几分,叹了口气,“之前我调侃你的话算我错了,你该不会是认真的吧。”

 

胡歌也不答话,只是看着远处的灯火,袁弘只好自顾自地接着说“认识你的人都说你情商高会说话,我倒是觉得在这方面你迟钝的可以。你别忘了王凯是个恋爱型的机器人,他终究只是按着程序去做事,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老袁,”胡歌深吸了一口气“你相信人工智能能拥有自我意识吗?”

 

这人想了想,“也许吧,但我不信那会是现在。那你呢?你相信吗?”

 

“我不知道。”这句话轻轻地被吐出来,又如同叹息般消失在夜色里。

 

“你啊,真的是着了魔了。”

 

 

夜已深了,车开向家的方向,胡歌看着窗外闪过的影影绰绰。袁弘最后那句话一直回荡在脑海里,兴许自己真的是着了魔。

车到了楼下,王凯只得把这烂醉如泥的人抱回家,看着怀里熟睡的人他忍不住叹了口气。

自从和袁弘出去了一会儿回来以后胡歌就一个劲的灌自己,偏生酒量又不好,没一会儿就醉倒在桌上了。

 

 

就在王凯掏钥匙的时候,胡歌又不安分的扭了起来,嘴里还不停的念叨着什么,还好他反应快,不然这人就得和地面来一个亲密接触。

 

光开个门就费了不少力气,机器人无奈地抱着人往卧室里走,胡歌没消停一会儿又开始嘟嘟囔囔, “Why……should a dog…… a horse, a rat……have life,”此时听清了他说的话,王凯不禁一愣,一低头便对上了那人迷蒙的眼神,

 

“and thou…… no breath at all?”

 

暗夜脱离了禁锢,昏暗的房里,声音消散的一瞬间,一切都安静了下来。客厅的灯晃着胡歌的眼睛,他眨了眨眼却只能看到王凯背着光的轮廓。

 

接着,他被放到床上,一个低柔的嗓音在耳边响起,“I have as much soul as you,and full as much heart.”

 

王凯的声音很轻,像落入手中的雪花,顷刻而逝,胡歌几乎以为这句话是自己的的幻觉

。这声音,那样熟悉,这个人也曾在梦里温柔的唤过自己,

梦中的记忆在腐朽中忽的苏醒。虚幻和现实交织起来,难解难分。

 

 

无边的静,胡歌只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意识到这个人就要离开,他突然没由来的心慌,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身体已经比大脑早一步做了决断。

这醉醺醺的人忽的挺身伸手抱住了王凯的脖子,微凉的唇凑了上来。王凯毫不犹豫的接受了这个吻。

 

黑暗剥夺了视觉,如同溺水的人终于捉住一根救命稻草,纠缠的两人积极回应着对方,谁也不愿先放手。

胡歌只觉得脑袋里都乱成了浆糊,主动权渐渐被对方夺走,不消多时他已然溃不成军,只能任这人在自己口中肆意掠夺,所有气力似乎都被这个吻抽走,他几乎忘记了怎么呼吸。

 

待两人终于分开,胡歌微喘着,他抬手抚上这人的脸,抚上他此刻因为黑暗的阻隔而无比思念的那双眼。这时他从指尖感受到了略微的湿润 ,难道他竟会哭吗?

“凯哥?”

 

没有任何回答,取而代之的是轻柔细碎的吻落在他的额头和眼睛,痴迷的落在他轻颤的睫毛,吻去了将要滴落的苦涩。胡歌只觉得鼻子有些发酸。

 

原来你没有哭。

哭的是我。

tbc

————————————————————

英文来自《李尔王》《简爱》
码文的时候忽然想起还有老胡喝醉喜欢飚英语这个梗 ,百度了一下没百度到,还以为我记错了😂

依旧懒癌,没有存货,随时断更【被揍】

评论(19)

热度(72)